炭王金霸也艱難 — 政府要擔任大型文化產業再生的推手

▲煤礦是平溪重要的產業,至今還是觀光的重要資產。

文、照片 / 鄭維棕 (汐止文化網創辦人)

近日參加新平溪煤礦博物園區舉辦的「十分老街礦鄉嘉年華」,新平溪煤礦博物園區十多年來,每年邀請礦業耆老及相關人士參加活動,特別是這兩年來台日煤礦文化交流,日益受到台日雙方各界的重視,日本「田川石炭歷史博物館」館藏礦工畫家「山本作兵衛」的畫作,更已經獲世界記憶遺產殊榮,國際專家對其有高度評價,遺憾的是,田川石炭的礦業遺跡現場未能完整保存。而從2014年起,新平溪開始與田川進行礦業文化交流活動持續至今,交流過程中雙方發現,台灣所保存的煤礦生產相關設施、文史資料及照片,剛好能完整重現山本作兵衛先生畫作裡的樣貌,成為無形與有形文化資產的最佳對照,也為百年前的台日礦業技術合作故事留下見證,於此因緣下,雙方遂於2016年締結為友好館。

長期以來,像新平溪煤礦博物園區這種民間組織,在台灣各地維護與保存地方文化產業或遺跡不遺餘力者,為數不少。像平溪這種在新北市屬於資源較為匱乏的區域,日據時代一度是台灣採煤重鎮,從平溪、瑞芳九份到基隆一帶,煤礦開採不僅成就了汐止周家、潘家等的家族大業,更成就了北台灣的顏雲年、李建興等炭王金霸的煤礦巨子,影響台灣至少一個甲子的年代。

然而,隨著時代的更迭,許多重要的在地產業與遺跡,因著工商發達與城市的開發,一個一個的消滅。特別是煤礦這種非常大型的產業遺址,保存與維護都相當不易,也需要大筆的資金與人力才有辦法維護。特別是平溪這種濕冷的地方,礦層所在之處,更是濕冷,維護更不易。且這些產業所在之土地,幾乎都是私人產業,內部許多大型機械更因為地處濕冷保存更不易。幾乎位在城市比較好的位置的地方,大騙的土地大概都被開發成為住宅區,以汐止基隆為例,原本煤礦盛產的友蚋區域,許多礦層上現在都成為高級住宅區,例如麗景社區、綠葉山莊、瑞士山莊等。汐止過去發生著名的林肯大郡,也多少和附近的礦層和大面積開挖山坡地填土都有連帶關係。也因為土地的價格越來越貴,過去擁有煤礦的業主,都非常惜地。然而,願意將過去開挖煤礦的礦場,花巨本整理和推展在地產業的人,可說寥寥無幾。

新平溪煤礦博物園區今年11月曾舉辦的「礦工回娘家」活動,也邀請了館藏世界記憶遺產礦工畫家「山本作兵衛」的友好館「田川市石炭歷史博物館」共同參與。在著名的平溪線鐵路即將屆滿100年的前夕,和日本重要礦鄉田川的筑豐線鐵路結為姊妹線鐵路等等議題下,討論台日煤礦百年的合作及文化交流,及如何能更深化台日之間的觀光及文化交流活動。而本次礦嘉年華活動,也特別邀請在地礦工耆老們一同歡聚,包括服務煤礦業超過一甲子的周朝南老礦工,以及至今已所剩無幾的女礦工,在新平溪煤礦駕駛超過了40餘年,服務至今的吳美霞阿姨,訴說她與1937年自日本進口,全世界碩果僅存的「獨眼小僧」日立電機車頭的故事。

這的確不易,經營園區的龔俊逸是礦場後代,為這個園區至今已經所費不貲,投下的心力也很為可觀。在平溪,如果少了煤礦和鐵路,這個區域的產業與觀光將會遜色很多。然而,許多地方特色文化與產業,如果沒有政府的積極推動與參與,以私人的財力或資源,想要永續保存或推廣,都相當吃力。因此,談地方文化保存或地方創生,特別是大型產業面(如礦場、海港、古蹟建築等),這都是一般地方資源很難供給或支撐的部分,如果公部門不能妥善協力,大型產業想要談地方創生,就如海市蜃樓,的確不易。

地方特色產業文化往往與地方的勃興連動一起,特別是越大型的特色產業,連動於地方的發展更為密切。過去以台灣煉鐵做為汐止主要的工業產業來說,許多汐止的居民就是在這個煉鐵工廠上班,養活一家口。而汐止以北的大半江山,幾乎就是台灣的產煤主要聚落,因此,這個工業的崛起也和煤礦息息相關。只可惜汐止位居台北主要衛星城市,來往的交通非常重要,因此,這些重要的產業遺跡早已不見蹤影,早化為一棟棟高聳入雲的高級住宅。汐止新住民大部分不知道,所著的新大樓很多都是過去礦業的工廠所在,是台灣重要的工業重鎮。同樣的,位居平溪的許多私有礦場,大部分目前都呈現荒廢狀態,有心要像博物園區經營者,微乎其微。

因此,政府談地方創生時,對於大型的特色產業,必須站在推動在地產業特色的推手角色,伸手多多協助這些有心提供珍貴的私有產業資源者,不管是從營運稅務,或者在規劃連動在地觀光產業時,政府支持與協助相當重要,否則,在台灣許多特色產業荒廢的土地上,很難再長出過往曾經的風光歲月,這些過去曾經陪伴在地人成長的特色產業,將會更為凋零與破落!即使過往是炭王金霸,在今天土地飛漲下,若非政府擔任大型文化產業再生的推手,恐怕也很難敵過時代的催逼,這些珍貴的產業資源,再過幾年恐怕都要煙飛消滅了!